【汽车人】往外张望的人在做梦,向内审视的人才清醒

发布时间:2020-07-26 聚合阅读:
原标题:【汽车人】往外张望的人在做梦,向内审视的人才清醒与歌德的影响,对叔本华的继承,和弗洛伊德的交集,以及在瑞士苏黎世湖畔的学术与隐居,构成了这世上独一无二的...

原标题:【汽车人】往外张望的人在做梦,向内审视的人才清醒

与歌德的影响,对叔本华的继承,和弗洛伊德的交集,以及在瑞士苏黎世湖畔的学术与隐居,构成了这世上独一无二的荣格。

文/《汽车人》特约撰稿人 刘葳漪

谁也不会想到,100年前,苏黎世伯戈尔茨利精神病院的一位助理医师,会成为人格分析心理学理论的创始人,并逐渐开始影响全世界。

当“情结”、“意识”、“性格决定命运”这些词汇在今天无处不在,我们应该想起并纪念他——卡尔·古斯塔夫·荣格,是他最先提出这些概念,并对一个世纪之后,广泛影响着现在的文学、哲学、神学、伦理学、美学、政治学、社会学和心理学。

1875年7月26日,荣格出生于凯斯维尔,今天他遍布世界的粉丝们会特意从苏黎世乘一个半小时的火车过去瞻仰他的故居。

在荣格看来,心灵或人格结构是由意识(自我)、个体潜意识(情结)和集体潜意识(原型)等三个层面所构成。简单地说,他认为,人格结构的最顶层,是心灵中能够被人觉知的部分,如知觉、记忆、思维和情绪等;人格结构的第二层,包括一切被遗忘的记忆、知觉和被压抑的经验,以及属于个体性质的梦等;人格或心灵结构最底层的潜意识部分,包括世世代代活动方式和经验库存在人脑结构中的遗传痕迹。

荣格把人分为内倾和外倾型,类似于我们通常理解的内向与外向。内倾型人的心理能量指向内部,对事物的本质感兴趣;外倾型人的心理能量指向外部,喜欢社交、对具体事物感兴趣。

83岁时,荣格开始撰写自传《回忆·梦·思考》,这本有着12个章节的自传中,弗洛伊德是其中重要的一章。

在精神分析领域,弗洛伊德固然是当之无愧的创始人。1907年3月,31岁的荣格与50岁的弗洛伊德正式在维也纳会面,两人交谈了近30小时。对荣格而言,弗洛伊德是他一生中所遇到的最重要的人。当年秋天,弗洛伊德将自己研究成果寄给了荣格,于是他们开始了长达6年的紧密交往与合作。1912年,荣格出版了《无意识心理学研究》,与弗洛伊德对人性本身的看法产生了原则分歧。荣格更强调精神的先定倾向,反对弗洛伊德的自然主义立场。荣格提出自己对“原欲”的领悟和观点,也断送了自己与弗洛伊德的友谊。

另一个影响荣格的重要人物是德国哲学家叔本华。按照荣格的原话说:“是叔本华让我洞悉了人生的本质与真相、生命的丰富与虚无、生活的意义与荒谬,从而让我在前进和困厄中保持坚忍的态度和冷静的头脑。”荣格的那些名言:“健康的人不会折磨他人,往往是那些曾受折磨的人转而成为折磨他人者。”“往外张望的人在做梦,向内审视的人才清醒”——根本就是叔本华的风格。

将叔本华奉为神明的绝不仅是荣格,尼采说,叔本华是我的第一个老师,也是我惟一的一个老师。作曲家瓦格纳把自己的作品《尼伯龙根的指环》送给叔本华,作品上写着:“怀着深深的敬意和感谢,献给阿图尔·叔本华”。萨特、维特根斯坦、弗洛伊德、托尔斯泰、莫泊桑、贝克特、萧伯纳、普鲁斯特、瓦格纳、马勒、狄兰·托马斯、博尔赫斯、爱因斯坦、薛定谔、达尔文……这些登峰造极的大佬们都继承了叔本华的精神衣钵。荣格欣赏东方佛教心理学本质及其价值的背后,一定是深受叔本华对大乘佛教的解析。

曾有传言把荣格的祖父描述为歌德的私生子,对此荣格本人回应为“令人讨厌的流言”。荣格的祖父是瑞士巴塞尔大学的医学教授,在巴塞尔创办了第一座精神病院和智障儿童疗养院,从小成为荣格的骄傲,荣格因此选择当了医生。

祖父与歌德的流言,没有影响荣格对歌德的爱戴。《浮士德》让荣格从中寻获了莫大的宽慰和心理成长的支持,并以此将歌德视为自己的教父。在《回忆·梦·思考》中,荣格把浮士德看作是歌德的第二人格的体现,也是他自己的第二人格。荣格有句名言影响着文学界:“不是歌德创造了《浮士德》,而是《浮士德》创造了歌德。”

与歌德的影响,对叔本华的继承,和弗洛伊德的交集,以及在瑞士苏黎世湖畔的学术与隐居,构成了这世上独一无二的荣格。(文/《汽车人》特约撰稿人 刘葳漪,部分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声明】本文系“汽车人传媒”独家原创稿件,版权为“汽车人传媒”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