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教育创新:这所学校不太“土”

发布时间:2020-10-14 聚合阅读:
原标题:中国式教育创新:这所学校不太“土”摘要:教育创新往往伴随认可鼓励和支持,也夹杂着质疑非议甚至否定美国有黛博拉·肯尼博士创办的“奇迹学校”哈莱姆乡村学校,...

原标题:中国式教育创新:这所学校不太“土”

摘要:教育创新往往伴随认可鼓励和支持,也夹杂着质疑非议甚至否定

美国有黛博拉·肯尼博士创办的“奇迹学校”哈莱姆乡村学校,也有“为美国而教”(Teache For America)、“KIPP” (知识就是力量工程)等许许多多教育创新方面的案例,但事实上,我国教育的各类创新也没有停滞,许多有识之士也在默默探寻新型教育之道。

比如李一诺和她创办的一土学校。

自带光环的“一土学校”

李一诺,一土学校创始人,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 2000年本科毕业于清华大学生物系,2004年获得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分子生物学博士,2005年加入麦肯锡公司,2015年6月起担任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2016年当选 “2016年全球青年领袖”, 2017年入选“年度中国留学人员50人” ,2018年入选“中国改革开放海归40年40人”。

李一诺另一个为人们所熟知的角色,则是美女科学家颜宁的同班同学、好闺蜜。

李一诺(右)和颜宁(左)

1996年,颜宁与李一诺双双考进清华大学生物科学与技术系,入住同一幢宿舍楼,而且,她们的生日只相差10天;2000年,二人本科毕业,双双前往美国求学,颜宁在普林斯顿读博,师从著名结构生物学家施一公,李一诺则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深造。

2007年,学成后的颜宁归国受聘于清华大学,时年30岁的她被称为“清华最年轻的美女教授”。任教清华期间,颜宁带领团队首次解析了葡萄糖转运蛋白晶体结构,一举解开了困扰结构生物学界半世纪的科学难题;期间,她还在国际顶尖学术期刊发表论文近20篇;2017年5月,颜宁成为普林斯顿大学首位雪莉·蒂尔曼终身讲席教授;2019年4月,当选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今年8月,颜宁被女科学家组织 GWIS授予佛罗伦萨·萨宾杰出研究奖,以表彰她在科学领域所取得的突出成就。

李一诺则走出了另一条路径。从UCLA博士毕业后,她加入了麦肯锡,通过六年努力成为合伙人;直到2015年,与比尔·盖茨的一次会面,改变了李一诺的职业生涯,随后,她放弃高薪厚禄从麦肯锡辞职,成为了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从那时起,她开始关注教育创新和教育公平;2016年,李一诺拖家带口从美国回到了北京。

李一诺和比尔.盖茨

为了解决自家三个孩子上学的难题——“公立学校大多把孩子当成了学习机器,而国际学校又把孩子培养成了外国人”——她决定自办一所学校。经过170天的筹办, 2016年9月,借寄在北京八十中内的一土学校诞生了。

除了解决自家孩子上学的问题,李一诺创办一土学校,立足于中国国家课程标准,融合中国优秀的教研能力和国际先进的学习研究与教学方法,致力于实现以学生为中心、关注学生的生命成长和幸福人生的全人教育,并以此探索基础教育创新,推动改善教育生态。

经过四年的发展,截至目前,一土学校已拥有北京校区、广州华美实验班、北京BISS国际学校和美国硅谷校区,并于2019年4月正式开办一土幼儿园,办学年级涵盖幼儿园、小学和初中。

“如果有勇气去做对的事,我们可以留下更加有意义的东西。所以要更有理想、更有勇气、追求更大的梦想、更努力地工作,并且更多地去爱。”李一诺曾说。

这所学校不太“土”

关于“一土学校”,李一诺表示“我们要的就是一个土学校”,因为在她看来,所谓“土”,是指回归教育的根本。

李一诺指出,一土不但要创新,还要从根本上做改变,促进整个教育生态系统的变革。一土学校创办至今,已逐渐形成了一套“一土创新教育体系”。

以教师和学生为中心:以教师为中心意味着通过全方位、多层次的教师职业发展和支持体系,最大限度地“ 赋能” 教师,重构教师专业发展,帮助教师最大化地得到职业成长和个人成长;在学生层面,通过创新的教学方法和生成教育、跨学科和项目制学习,以及独具一格的校园文化,实现以学生为中心的个性化教育,激发和保护孩子的内心驱动力。

教师职业发展支持体系:一土学校的老师扮演着五个角色:学习设计者(Curator)、引导者(Facilitator)、教练(Coach)、团队协作者(Team Player)、文化的倡导者(Advocate),为此,学校专门成立教育研究院,设计出一套教师支持体系,其培训项目涵盖教师领导力、教学设计、学科研究和导师制度四个领域,以此促进教师职业成长,提升他们的职业满足感和幸福感。“我们打造的是一套全面赋能教师的支持体系,而不是教师管理体系”。 北京一土学校校长郭小月说。

学生评估体系:一土学校通过多维度的评估方式,包括学科及非学科能力评估报告、多媒体档案袋、学生主导会议、展示性评估、第三方评估等来全面评价学生的成长和发展;多元的学生评估体系,一方面能让孩子全面地看到成长、理解成长,另一方面也让不同特点的孩子都有机会认识和发展自身的天赋。

企业级学校管理和运营:企业级的协作和管理体系,以及后面的IT支持体系,为一土的高效运营提供保障。这包括高效协作的文化,支持学校运营的各种管理流程,以及对员工的企业级的职业发展支持体系。

让学校成为社会中心:用“学习共同体”的模式, 借助一土的I T平台,连接社会各方的力量,让学校成为社区的中心,把高质量的社会资源有效有序地为学校所用。

用技术助力教育:创新与教育公平基于互联网和移动端的多种技术平台,用科技助力教育,用科技起航未来。借助科技的手段,一土教育用多种形式记录学习过程,并通过专业测评生成个性化的成长报告,辅以精密的数据分析,为教学工作服务。

创新与非议

教育创新往往伴随认可鼓励和支持,也夹杂着质疑非议甚至否定,一土学校同样如此。

家长Sue在知乎上发文谈到:一土显得非常朴素,但一土最打动我的,除了它回归教育本质的理念和每天一点一滴将理念落地的教学实践之外,是一土的每一位老师以及管理运营团队对教育的激情和情怀,正是这些创新教育的实践者,让一土的团队得以在对教育秉承敬畏之心的同时,可以在一土全面赋能教师的氛围与土壤里,大胆而执着地前行。

该家长表示,一土学校创新教育的直接受益者就是孩子。TA说,孩子转到一土学校半年后发生了惊喜的变化,首当其冲的是生性有些胆小的他变得更加自信,在课堂里更愿意主动和自信地表达自己的主张和看法;二是,孩子一向天马行空、无拘无束的创造力在一土得到了最好的保护和激发;三是孩子对学习有了很强的内生动力;最后,就是他的团队协作和领导力已经开始显现出来。

“选择一所学校,就是选择了一个家长社区。除了对一土的信任,更重要的是我们对什么是好的教育的坚定的信念。前方路还长,我们愿意和孩子一起,和一土一起,共同成长。”该家长写到。

还有家长表示,作为学生家长,一土是符合我们对创新教育、对孩子培养的期待的,老师勤勉、谦逊,对孩子的观察很细致,引导有方,孩子也很喜欢上学,放假也在盼着开学回学校,孩子的反应是最真实的评价。

另有家长说,“经过一年一土的学习,我看到了女儿的变化与成长——从敏感、害羞、慢热,变得越来越敢于尝试,越来越有韧性,抗挫能力更强了;有同理心,有正义感,敢于挑战权威;学会赞美别人,能客观认识自己。”

但知乎上很快出现了不同的声音。

有答主认为,做学校和做企业或NGO是不一样的,尤其是在中国有很多特殊的政策和限制。“一土学校是一个很好的尝试,但是能走多远是个未知数”。

更有答主指出,“(一土学校)没有成熟的管理团队,没有完整的教学体系,缺乏办学经验,但很善于做公(ying)关(xiao)宣(chao)传(zuo),建议要么去顺义纯正的国际学校,要么去海淀西城东城的公立学校,像一土学校这种中西杂交、只靠营销炒作的学校,你家孩子肯定都是她们教学试验的小白鼠。”

当然,最能撩动眼球的,则是一土学校高昂的学费

有知乎答主指出,一土学校的目标客户小资产阶级中年人,而学费是客户对虚幻的素质教育,以及对海外名校等不切合实际的期望的估值。有答主披露,2017-2018学年,北京一土学校学费就已达15万元/生/年 ,且不包括校服、午餐、课外课、校车等费用,若加上其他杂费每年费用将高达20万元。

Wind资料显示,一土学校的举办方——一土(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其实际控制人为申华章李一诺夫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