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地产黑马涌现联东集团跃居榜首

发布时间:2020-10-20 聚合阅读:
原标题:产业地产黑马涌现联东集团跃居榜首时代周报记者胡天祥发自广州10月20日,作为时代传媒2020中国地产时代百强榜的子榜,《2020中国产业地产20强》(以...

原标题:产业地产黑马涌现 联东集团跃居榜首

时代周报记者 胡天祥 发自广州

10月20日,作为时代传媒2020中国地产时代百强榜的子榜,《2020中国产业地产20强》(以下简称“榜单”)出炉。

该榜单以产业地产板块切入,通过对房企产业地产板块的产业园区运营个数、2020年上半年的产业营收及产业营收占总营收比进行综合评分排名。

榜单显示,截至报告期末,联东集团旗下产业园区/综合体达230个,2020年上半年产业营收达20亿元,高居榜首。华夏幸福、中国金茂分列第二、第三名,其旗下产业园区分别为100个、23个,产业营收分别为132.09亿元、99.25亿元。

招商蛇口、亿达中国、天安数码城等企业均表现不俗,分列前十。其中招商蛇口2020年上半年产业营收达71.47亿元,天安数码城为9.3亿元。张江高科、金科股份、浦东金桥等企业分列前20。其中张江高科产业营收达3.57亿元、金科股份为7.23亿元。

“产业地产目前是红海也是蓝海。红海是因为有太多的传统地产商、实业企业转入产业地产领域。蓝海是随着片区未来的经济发展,如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的转型升级,产业结构的调整优化,也存在对产业的转型升级的诉求和空间需求。”近日,京东智谷执行副总裁陈昱曾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10月19日,一位地产分析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实际上产业地产目前也面临很多压力,包括产业地产的地价成本在上升,同时各地方政府对于产业地产相关运营商和入驻企业的考核也在增多。

多家企业成“黑马”

从2003年至今,产业地产历经16年发展,已然崛起了一批以产业为依托,地产为载体,实现土地的整体开发与运营的产业生态运营商。

去年位居榜单第12名的联东集团,今年首次荣登榜首。

创建于1991年的联东集团,旗下的核心企业“联东U谷”,已在全国50多个城市投资运营产业园区超过230个,引进新兴制造业企业和科技型企业超过1.2万家,园区纳税240多亿元。

根据计划,到2025年,联东集团将实现全国布局超700个园区,引进并服务企业超过5万家,其中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超2万家,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超1万家。

始终致力于产业新城的投资、开发、建设与运营的华夏幸福,排名也从去年的11名大幅提升至第二名。

今年,华夏幸福计划总投资105.8亿元的亚瑟医药高端药物研发及产业化项目落户南湖产业新城,达产后预计年收入80亿元。

位于安徽的AMOLED柔性显示触控模组及5G智能终端研发制造基地二期同步开工,项目总投资135亿元,建成后可实现年收入超240亿元。

榜单显示,目前华夏幸福旗下产业园区为100个,2020年上半年产业营收为132.09亿元。

中国金茂今年首次入榜,并高居第三。

不同于华夏幸福产业新城的运营模式,中国金茂自我定位为城市运营商。

位于长沙的梅溪湖国际新城总占地约11452亩,总建面约945万平方米,涵括文化艺术中心、科技创新中心等众多业态。

位于青岛的中欧国际城总占地约2500亩,规划总建面400万平方米,是首次将产业功能、城市功能、生态功能融为一体,真正意义上的产城一体化项目。

招商蛇口排名与去年相同,位居第四。宝能城发、中电光谷、亿达中国、天安数码城4家企业均入选榜单前十。其中宝能城发旗下产业园区达60个,中电光谷旗下产业园区达40个。

严控房地产化倾向

虽然国内大多数房企均已进入产业地产领域,但看似繁荣背后,却是产业地产大肆圈地搞住宅和商业开发等乱象频出。

今年6月,发改委发布《关于公布特色小镇典型经验和警示案例的通知》,当中提到,近年来,各地区特色小镇建设取得一定成效,涌现出一批产业特而强、功能聚而合、形态小而美、机制新而活的精品特色小镇,但也出现了一些错用特色小镇概念甚至触碰耕地或生态红线的行为。

其中,海口市“太禾小镇”实际是房地产小区项目,衡阳市“金甲梨园小镇”实际是农业综合体项目,现已更名。

此外,还有一些“特色小镇”长期停留在纸面上,投资运营主体缺失,未开展项目审批核准备案和规划、用地、环评等前期工作,项目未落地开工建设。

如淮南市“剪纸小镇”、宝鸡市“功夫小镇”、临泽县“戈壁农业小镇”停留在概念阶段,现已清理。

今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促进特色小镇规范健康发展意见的通知》(下称《通知》)。《通知》提出,要严控特色小镇房地产化倾向,在充分论证人口规模基础上合理控制住宅用地在建设用地中所占比重。同时,对投资主体缺失、无法进行有效建设运营的,以及以“特色小镇”之名单纯进行大规模房地产开发的,要坚决淘汰除名。

“产业地产与住宅地产本质上是有区别的。住宅地产讲究的是短、平、快,而产业地产讲究的是深耕和久久为功。如何练就真身,唯有坚韧、坚持、坚守。如何功成出山,唯有专注、专心、专业。”曾任张江高科总经理的葛培健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扎根产业地产绝不是一句空话,要脚踏实地,要经“一番寒彻骨”,真正把产业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对待。

上述地产分析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建议产业地产运营企业积极把握后续产业发展的机遇,积极导入创税收入高、产出能力强的企业,进而获得更多的支持。发自广州

10月20日,作为时代传媒2020中国地产时代百强榜的子榜,《2020中国产业地产20强》(以下简称“榜单”)出炉。

该榜单以产业地产板块切入,通过对房企产业地产板块的产业园区运营个数、2020年上半年的产业营收及产业营收占总营收比进行综合评分排名。

榜单显示,截至报告期末,联东集团旗下产业园区/综合体达230个,2020年上半年产业营收达20亿元,高居榜首。华夏幸福、中国金茂分列第二、第三名,其旗下产业园区分别为100个、23个,产业营收分别为132.09亿元、99.25亿元。

招商蛇口、亿达中国、天安数码城等企业均表现不俗,分列前十。其中招商蛇口2020年上半年产业营收达71.47亿元,天安数码城为9.3亿元。张江高科、金科股份、浦东金桥等企业分列前20。其中张江高科产业营收达3.57亿元、金科股份为7.23亿元。

“产业地产目前是红海也是蓝海。红海是因为有太多的传统地产商、实业企业转入产业地产领域。蓝海是随着片区未来的经济发展,如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的转型升级,产业结构的调整优化,也存在对产业的转型升级的诉求和空间需求。”近日,京东智谷执行副总裁陈昱曾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10月19日,一位地产分析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实际上产业地产目前也面临很多压力,包括产业地产的地价成本在上升,同时各地方政府对于产业地产相关运营商和入驻企业的考核也在增多。

多家企业成“黑马”

从2003年至今,产业地产历经16年发展,已然崛起了一批以产业为依托,地产为载体,实现土地的整体开发与运营的产业生态运营商。

去年位居榜单第12名的联东集团,今年首次荣登榜首。

创建于1991年的联东集团,旗下的核心企业“联东U谷”,已在全国50多个城市投资运营产业园区超过230个,引进新兴制造业企业和科技型企业超过1.2万家,园区纳税240多亿元。

根据计划,到2025年,联东集团将实现全国布局超700个园区,引进并服务企业超过5万家,其中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超2万家,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超1万家。

始终致力于产业新城的投资、开发、建设与运营的华夏幸福,排名也从去年的11名大幅提升至第二名。

今年,华夏幸福计划总投资105.8亿元的亚瑟医药高端药物研发及产业化项目落户南湖产业新城,达产后预计年收入80亿元。

位于安徽的AMOLED柔性显示触控模组及5G智能终端研发制造基地二期同步开工,项目总投资135亿元,建成后可实现年收入超240亿元。

榜单显示,目前华夏幸福旗下产业园区为100个,2020年上半年产业营收为132.09亿元。

中国金茂今年首次入榜,并高居第三。

不同于华夏幸福产业新城的运营模式,中国金茂自我定位为城市运营商。

位于长沙的梅溪湖国际新城总占地约11452亩,总建面约945万平方米,涵括文化艺术中心、科技创新中心等众多业态。

位于青岛的中欧国际城总占地约2500亩,规划总建面400万平方米,是首次将产业功能、城市功能、生态功能融为一体,真正意义上的产城一体化项目。

招商蛇口排名与去年相同,位居第四。宝能城发、中电光谷、亿达中国、天安数码城4家企业均入选榜单前十。其中宝能城发旗下产业园区达60个,中电光谷旗下产业园区达40个。

严控房地产化倾向

虽然国内大多数房企均已进入产业地产领域,但看似繁荣背后,却是产业地产大肆圈地搞住宅和商业开发等乱象频出。

今年6月,发改委发布《关于公布特色小镇典型经验和警示案例的通知》,当中提到,近年来,各地区特色小镇建设取得一定成效,涌现出一批产业特而强、功能聚而合、形态小而美、机制新而活的精品特色小镇,但也出现了一些错用特色小镇概念甚至触碰耕地或生态红线的行为。

其中,海口市“太禾小镇”实际是房地产小区项目,衡阳市“金甲梨园小镇”实际是农业综合体项目,现已更名。

此外,还有一些“特色小镇”长期停留在纸面上,投资运营主体缺失,未开展项目审批核准备案和规划、用地、环评等前期工作,项目未落地开工建设。

如淮南市“剪纸小镇”、宝鸡市“功夫小镇”、临泽县“戈壁农业小镇”停留在概念阶段,现已清理。

今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促进特色小镇规范健康发展意见的通知》(下称《通知》)。《通知》提出,要严控特色小镇房地产化倾向,在充分论证人口规模基础上合理控制住宅用地在建设用地中所占比重。同时,对投资主体缺失、无法进行有效建设运营的,以及以“特色小镇”之名单纯进行大规模房地产开发的,要坚决淘汰除名。

“产业地产与住宅地产本质上是有区别的。住宅地产讲究的是短、平、快,而产业地产讲究的是深耕和久久为功。如何练就真身,唯有坚韧、坚持、坚守。如何功成出山,唯有专注、专心、专业。”曾任张江高科总经理的葛培健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扎根产业地产绝不是一句空话,要脚踏实地,要经“一番寒彻骨”,真正把产业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对待。

上述地产分析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建议产业地产运营企业积极把握后续产业发展的机遇,积极导入创税收入高、产出能力强的企业,进而获得更多的支持。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