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先勇再任艺术顾问,上昆艺术家向苏昆传承大戏《占花魁》

发布时间:2020-11-25 聚合阅读:
原标题:白先勇再任艺术顾问,上昆艺术家向苏昆传承大戏《占花魁》“剧目要一代一代人传下去,认识挖掘它的经典之处和加之所在,对今天的昆曲人极为重要”。11月24日,...

原标题:白先勇再任艺术顾问,上昆艺术家向苏昆传承大戏《占花魁》

“剧目要一代一代人传下去,认识挖掘它的经典之处和加之所在,对今天的昆曲人极为重要”。11月24日,江苏省苏州昆剧院的年度传承大戏《占花魁》在中国昆曲剧院举行首演,上海昆剧团的三位国宝级表演艺术家岳美缇、张静娴、张铭荣齐齐坐镇在苏州,台前幕后关注着演出的每一个细节。1984年,他们把这出戏从传字辈艺术家手里传了下来,经过重新挖掘整理改编,成为了昆剧舞台的一部经典。36年后,他们又把这部剧传承给了苏州昆剧院的中坚一代,扮演秦钟的俞玖林和扮演王美娘的沈国芳等一众演员从老艺术家手里,接过了这部作品。

演出前,作为该剧的艺术指导和导演,也是当年让“秦钟”在舞台重现光彩的昆剧小生艺术家,岳美缇不由感慨“传承”之要义:“通过好的剧目,真正锻炼出好的人才,磨合出优秀的团队,这是我最迫切的希望。”

作家白先勇再一次担任了艺术总顾问,这已经是他继《牡丹亭》、《玉簪记》、《白罗衫》和《潘金莲》之后再度成为苏昆出品的艺术顾问。而他的期望所在,也是让昆剧的年轻一代传承更多的经典好戏,让更多昆剧经典延绵在舞台之上。

昆曲《占花魁》在昆剧舞台最常演的是《湖楼》、《受吐》两折,而在岳美缇等艺术家的改编整理下,成为一出完整的大戏。此次苏昆排演的版本共《卖油》、《湖楼》、《受吐》、《情思》、《雪塘》、《从良》六折。有趣的是,这部作品里的故事虽然发生在杭州,长演于上海,但却是和苏州最有渊源。原剧是明末清初苏州派传奇作家领袖李玉的代表作,而故事则源于明朝苏州人冯梦龙编撰的《醒世恒言》中之《卖油郎独占花魁》。400年历史绵延,这个中国传奇史上家喻户晓的故事,从最初的苏州人写,成为了如今苏州人演。

《占花魁·雪塘》

昆剧中难得一见的轻喜剧,雅俗共赏考验表演

冯梦龙的《卖油郎独占花魁》自问世后就一直脍炙人口,在不断搬演与口耳相传中,寄托了人们对真爱与美好的期冀。而李玉所写的昆曲《占花魁》也是他最常上演的剧目,原作共28折,以北宋靖康之难为时代背景的故事,讲述了卖油郎秦钟与花魁女王美娘的爱情传奇。

《占花魁·卖油》

《占花魁》是传统昆剧中不常见的轻喜剧,生、旦主角之外,还有众多贯穿始终的角色人物,充满民间性情、天地自然,生动呈现了彼时社会百态和人情冷暖, “金钱与自由”、“贫穷与平等”之问,以及小人物的抗争与选择,在如今看来依旧极有现实意义。

而在白先勇看来,《占花魁》有着救赎的主题,它的重头戏《受吐》一折,花魁女大醉而归,酒后呕吐,卖油郎一时对花魁女产生了怜悯,用自己的新衣接着花魁女的酒吐。他对一位烟花女子怜香惜玉、忘却色欲的纯情,顿时把《占花魁》整出戏的境界提升了。卖油郎用新衣接受花魁女的酒吐,象征着卖油郎用自己的纯真洗涤了花魁女在烟花生涯中所沾染的污秽,——《占花魁》也就变成了一个身份卑微的男子以纯真爱情救赎一个陷入烟花火坑女子的故事。

《占花魁·受吐》

当年,昆曲和民间各剧种曾竞相演出此剧,但昆剧衰微后,一度就不见于舞台。1984年,上海昆剧团两位艺术家岳美缇、张静娴在抢救、挖掘传统折子戏的鼓舞下,前往杭州向周传瑛、张娴两位老师学习《湖楼》、《受吐》两折,并把这部剧整编为6折大戏。《占花魁》得已“重返”昆曲舞台,也成为岳美缇“最爱演”的拿手好戏。

在岳美缇看来,这是个既写实又抒情的轻喜剧,昆曲很少有这样风格的戏,而更为难得的是,它有昆剧雅致一面,也有通俗的一面,是一出“大美大雅”的戏。“一个卖油小贩与风尘女子的爱情故事,以一组小市民小人物,以民间民俗及轻快生动幽默的生活情景和生活气息,展示了人情之美,有浓浓的的江南风情和人间暖意。”

对于这部不同于昆剧“才子佳人”的作品,白先勇也十分看重,为这部剧的服装、舞台等视觉做了很多艺术顾问,整部剧视觉写意淡雅,具有江南意味。

《占花魁·从良》

俞玖林传承卖油郎秦钟,和这一角色有独特感情

《占花魁》中的卖油郎秦钟是昆剧舞台很独特的小生形象,导演岳美缇说:“这部戏是昆曲小生很见功夫的好戏,秦钟不同于昆曲经典的小生形象,他的身上既要有小生的儒雅和书卷气,又要有小人物的朴实和真诚善良。对话短,细节多,演员要以此在舞台上展现出这个秦钟的真、善、美,打动花魁女、也打动观众。”

此前,上昆的几代年轻演员几乎都学习传承了这个戏。而这一次,苏州昆剧院的当家小生、梅花奖得主,也是青春版《牡丹亭》中的柳梦梅扮演者俞玖林成为了秦钟的扮演者。对于这个角色,俞玖林的感情十分独特,他甚至说,自己艺术积累之路上的“第一桶金”,就来自于秦钟这个角色。

“卖油郎秦钟,是我艺术生涯的重要见证者,1998年,刚毕业进团的我,有幸和王芳老师搭档演出了苏剧大戏《花魁记》,让我对表演、人物塑造有了第一次晚真直接而深刻的体验。” 俞玖林回忆说,2006年在参加全国小生培训班时,他得到岳美缇亲授《湖楼》一折,第一次体验了与倜傥才子似又不似的秦钟,对表演节奏、人物内心和程式运用有了更多进一步理解,而传承《占花魁》的愿望,也自此在他心中萌生。

《占花魁·湖楼》

去年,俞玖林郑重向老师岳美缇提出希望传承并重新制作《占花魁》整部大戏,经历了疫情影响历时十月有余,传承大戏《占花魁》在各方支持下终于走上了苏昆舞台。

而对于常演柳梦梅和潘必正,习惯了潇洒书生意气的俞玖林而言,如何让秦钟多一份小人物的质淳,如何在“巾生”和“穷生”之间寻找表演尺度,成为他和岳美缇每天都在排练厅的课题。

剧中的“花魁”王美娘扮演者沈国芳同样面临挑战,她本行昆剧六旦,在青春版《牡丹亭》中扮演春香,虽曾跨行演出《千里送京娘》等闺门旦角色,但这一次《占花魁》是尝试全本闺门旦,前后经历了将近一年的学戏排戏。而传授这个角色给她的上昆艺术家张静娴说,从年初通过手机视频、到盛夏来到排练厅,直到如今终于和观众见面,看到舞台上的又一代青年才俊演出该剧,恍如时光倒流,似乎又看到30几年前那个盛夏,她向张娴老师学习王梅娘的场景重又历历在目。

《占花魁》中因有形形色色的市井人物,多个丑行角色的表演十分精彩,艺术指导张铭荣因此也肩负着把这些角色传承给苏昆,他表示,苏昆的演员都非常努力,为了这个剧可以说全梁上坝。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